{###_meredith172/35/1124817927.jpg_###}

*幸福專賣店~戒指*
埃及人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已發現,

人左手無名指有條纖細的神經,直接通往心臟。

所以,相愛的二人,

就把戒指套在對方的無名指上,

表示為兩心互屬,一生相愛的証明。

每個戒指背後都是這麼一個美麗的盟約,

不悔的誓言。

是的,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

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,妳要哪一種?


*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*

"ㄟ…你看,這裡真有家你說的『幸福專賣店』耶!"

<想進去看看嗎?>

"嗯!我們走吧!"

我店門上掛的風鈴,就因為這樣響起來了。

進來的是一對學生模樣的情侶,共同圍著一條長長的圍巾。

他們身上散發著青春活力,

猶如剛在太陽下運動般的氣息。

我對他們很有興趣,

因為我知道他們對我的『幸福』沒有興趣。

進來,只是,純粹好玩。



[歡迎光臨!]我對他們招呼了一句。

看得出來他們感情非常好,

我想這也是他們對我的『幸福』沒興趣的原因。

女孩在店裡吱吱喳喳,東摸西看的。

男孩總以愛憐的眼神望著她,

偶! 爾笑著摸摸她的頭。

他們不去看店裡陳設的,各種的『幸福』。

反倒對我櫥窗裡放的小玩藝兒愛不釋手。

<請問…妳就是『幸福專賣店』的老闆娘嗎?>

[是的,有什麼事嗎?]我笑笑的看著這個帶著稚氣的大男孩。

<我舅舅說妳長的很漂亮,果然是真的!>大男孩羞澀的說。

[你舅舅?]


<嗯!妳記得那瓶水藍色香水嗎?因為妳的關係才讓我舅舅和我舅媽再相遇的,

他也娶到我舅媽啦,他好感激妳呢!>

[呵…也不算是啦…]我轉了個話題,

問他:[女朋友呀?長的好可愛!]

大男孩臉微微的紅了,但他仍然很愉快的回答我:<嗯!>

他那個像頑皮貓咪的女友走來這邊,

高興的與他分享她剛「探險」的成果:

"那裡有一個小松鼠的皮雕,好可愛唷!

它還拿了顆松果這樣這樣…啃喔!

"她興高采烈地邊說邊模仿松鼠的模樣。

<妳真是的喔…那麼大了還裝可愛!>

男孩嘴裡不住的數落,

可是眼中的深情卻一點也沒有隱藏。

"要你管!"女孩扮了扮吐舌頭的鬼臉。

轉身跟我招呼了下:

"Hi!妳一定是老闆娘對不對?這麼漂亮又年輕!"
我還來不及回答,男孩就搶著說:

<少給老闆娘灌迷湯,我跟她比較熟喔!

她會打我折,不會打妳折!>

"哼!你~說~什~麼~呀?我比較乖,她才不會理你!"

女孩開始追著男孩打,口中一直嚷嚷:"別跑!你站住!"

真是一對可愛的歡喜冤家。

雖然有點吵,但我挺喜歡他們二個的。

從這天起,他們幾乎有空就往店裡跑,

二個比賽哪個人先討到我的歡心,

先拿到他們很想要,

但實際上並不存在的『老闆娘VIP卡』。

『幸福專賣店』

也因為他們的吵鬧,

多了點熱情澎湃的活力。


*  *   *    *    *

女孩把我當成大姐姐一樣,

總是偷偷告訴我關於男孩的一切。

"他喔…他最壞了,每次都只會笑我、吐我槽!

對我又很不好,喜歡打我!"

女孩撇撇嘴,但馬上換了一個表情,

甜蜜的笑說:"可是呀…他其實很體貼的,

在我「那個」來的時候都會買燕窩給我喔!"

講到這裡,女孩的語氣有點黯黯的:

"他錢不多,自己也過的很辛苦…只是,花在我身上的錢卻從不心疼…"


"只是! 學生嘛…我能了解的…下課後兼了二份家教…又要貼家用…

所以我都儘量不要再讓他花錢了…他卻很固執…

總是想要讓我擁有其它女孩也有的衣服啦、裙子啦、首飾等…"


"自尊心又很強…不讓我自己付錢來買…硬說:

<我要給妳最好的!>…"

女孩搖了搖頭,無奈的笑了笑,

但是眼中仍溢滿溫柔寧靜的光采。

  聽到這裡,我終於了解了。

為什麼女孩只在單獨來時,

才會看著那個純銀的戒指,

露出嚮往的光芒…為什麼女孩從不開口說她喜歡那個銀戒,

她只會摸摸它,再放回原位…

為什麼女孩在和男孩一起來時,

卻從不對男孩提說她有多想要那個戒指…

就因為,男孩是尋常家庭的長子;

而女孩,卻是富貴人家的小女兒。

顧及到男孩的面子,就算她有多喜歡,

卻也不付錢把它買下來。

怕男孩,會難過。

難過自己沒辦法給她更好的享受、

難過自己不能讓她擁有想要的東西。

我摸摸女孩的頭,把她送出店門後,看著銀戒發呆。

她真是個懂事又替人著想的好女孩。

而他也是個細膩的好情人,早就發現到她喜歡銀戒的眼神。

*! 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
早在他們第一次來到『幸福專賣店』的隔週,

男孩就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:<呃…可以麻煩妳件事嗎?>

我注意到他今天只有一個人來。

[好呀…說嘛…ㄟ?女朋友呢?怎麼沒來?]

我喝了口靛青色的『寧靜』。

<我偷偷溜來的…呃…可以麻煩妳先替我保留那個銀戒嗎?>

[銀戒?哪一個?]我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個。


<就是那個沒有任何花樣、簡單樸素的銀戒呀!>男孩指給我看,[喔…為什麼?]


<因為我女朋友很喜歡那個銀戒呀…雖然她沒有說,也沒有去摸,

但是我知道她很想要。>男孩非常肯定自己的眼光。

[嗯…好吧,可是,那個銀戒不便宜呢。]這是真的。

因為那個銀戒是法國一個有名設計師的作品,

雖然外表平淡無奇,但實際上卻暗藏著秘密。

<沒關係,我可以再找一份家教。>

[你不是已經有二個家教了?這樣好嗎?]

<沒關係的。因為是她想要的呀!

另外,也要麻煩妳,不要告訴她喔!

我想要給她一個驚喜,情人節快到了嘛!>他笑的很靦碘。

[好吧,我會替你保留的! ,也會替你保密!]

我對他眨了眨眼,達成了協議。

二星期悄悄的過去了。

男孩和女孩卻愈來愈少到我店裡來。

我知道男孩因為多兼了份家教,

所以連假日也沒得出來。那麼,女孩呢?

情人節的腳步也近了,街上到處都是情人節的促銷活動。

『幸福專賣店』沒有任何的舉動,

仍然是一派靜謐地坐落在喧鬧城市裡。

我泡了杯普通的矢車菊薄荷草茶,

店門外的風鈴,清亮地響了。

男孩的臉忽然出現在我面前,

因為喘氣和興奮而泛著紅潮。

<我有錢了!我可以買下那個銀戒了!她一定會很高興的!>

他向我推來幾張薄薄但濡濕了的鈔票。

看來很沉重。

我該高興的,但是心頭卻像這些鈔票一樣,

輕盈不起來。

但我還是微笑的把銀戒用小巧的盒子裝了起來。

照著男孩說的,全用藍色系的包裝紙、

包裝紗將它變成最特別的情人節禮物。

男孩蹦蹦跳跳地跑出店外,說要和女孩一起提早慶祝情人節。

順便也補償一下她,因為他好久好久都沒有陪她了。



*     *     *     *      *
!
隔天,在陽光葉影灑了一地的午後,

男孩又忽然出現在我的店裡。

果然----

<嗯…銀戒還妳吧…>他放下銀戒後,頭也不回地跨出我的店門。

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不過馬上會有人來解釋的。

女孩上門了,不過已是三天後的事情。

"嗯…我來告訴妳…我要走了…"女孩腫著泡泡眼對我說著。

[走?走去哪?]

"爸爸要我出國去念書,一去就是五年…"

女孩忽然撲到我身上來,摟著我痛哭起來:

"我根本不想去…爸爸硬逼著我…爸爸是故意的…

不讓我和他在一起…"

"我跟爸爸說我要留下來…他不讓我留,

堅持一定要我出國…

說什麼「這樣才會有前途,來接管我的事業!」

我才不要他的事業……"

"爸爸不讓我和他再聯絡…

一直要我死了這條心…

他說:「他只是個窮人,有什麼好的!

妳可是我的小女兒,我不要妳吃苦。」"

"好不容易我聯絡到他…我告訴他…

而他居然…居然沒有留我…"

"他也說…「妳跟著我不會幸福的,我只是個窮人家的小孩」…"

"我根本不在乎他有沒有錢,為什麼大家都不懂!!"

女? 譯}始在我肩上啜泣。

我除了拍拍她,一句話也沒說。

最後女孩哭累了,

抬起頭來看著我:

"我想…也許出國會比較好一點…因為…他也不留我了…"

我靜靜看著她。

不知道自己可以怎麼幫他。

她像下定決心似的提著行李轉身離開,

瀟灑的連「再見」也沒說。

或許,是沒有「再見」了吧……

我呆坐在店裡,可惜這段美好的愛情。

忽然,我看到男孩站在店門外,

痴痴地看著櫥窗裡各式各樣的幸福。

我猜,他在想,哪一瓶幸福可以讓他挽回她吧…

我想到他們在一起時打鬧的模樣,

想起他們互相疼惜的心情。

這麼美好的二個人,是不該分開的!

想到這點,我拿起了那份藍色禮物,

衝到外面對著男孩說:

[想起你舅舅了嗎?難道你要和他一樣,錯過自己深愛的人嗎?]

男孩空茫的眼神,望了望我。

[去呀!這是你為她辛苦賺錢買的!快交給她呀!不然會後悔的。]

我深吸了口氣,對他說:[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重來的,懂嗎?]

男孩的眼神漸漸清明,

他奪走我手上的禮物,飛快的消失在街道那端。

*   !  *    *    *      *

清新的空氣從隙縫裡溜了進來,

我忽然想起男孩和女孩純淨的相愛。

彷彿,聽見了戒指叮叮噹噹愉快的聲響。

店外風鈴又響了。

男孩和女孩手牽著手,一起走了進來。

我驚喜地望著他們。

"好久不見!妳還好嗎?"女孩像頑皮貓咪的笑容依舊不變。

<妳搶了我的詞!別那麼愛搶好嗎?>

嗯…愛鬥嘴的性格也沒有變。

"搶?我哪搶的過你?

有人竟然能在機場「搶人」…這點我就自嘆不如了!"

<ㄟ…不搶妳的話,

現在妳一定在美國哭的眼睛腫的像桃子,還怪我!>

"我當然不怪你囉…只是在機場大喊「我愛妳」挺丟臉的…哈哈…"

<才不會!伯父也被我感動了呀!

我也承諾說我一定會讓妳幸福的!>

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講個不停,

我也笑笑的不阻止他們。

只是---[妳的銀戒借我一下好嗎?]

我指指女孩戴在無名指上的銀戒。

"這個呀…"女孩大方的取了下來。

我把銀戒拆成二段。

他們倒是沒唱反調的一致張大了嘴。

"妳…?!

<妳…?!>

"我微笑! 的把戒指重新戴回女孩手上,

他們二個立刻緊張的審視。

銀戒上出現了一行字。

他們以10%的驚嚇和30%的驚訝和60%的驚喜回報我。

我點了點頭,微笑的把他們送出門。

『Youaretheone』相信你們會懂的。

*       *       *       *      

幸福,可以很遠,也可以很近。

天涯海角或二個心跳的距離,掌握在你手裡。

是的,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

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,妳要哪一種?

軟糖妹的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